21世纪野蛮国家——日本,这为何

 

在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像日本那样具有很多恶名和污名的国家。

战犯国家、政治矮人、无赖之徒、经济动物、可怜岛国,等等。

真是说污名杂货店都不算过分。

其中最被世人受到咒骂和嘲笑的可恶代名词,就是21世纪野蛮国家。

最近,举行的关于亚太和平繁荣的国际大会上,发出来了指责日本是个野蛮国家的声讨之声,因为他们至今还没对上世纪自己给朝鲜民族和亚洲各国人民犯下的十恶不赦的罪行谢罪,反而,厚颜无耻、胡说八道。

对此,日本不做深刻反省,反而说什么无可容纳、超出常识之外、要强力对应等,贼喊捉贼似的耍无赖。

对过去的罪行彻底否认,这是日本的恶习,因此,世人对待岛国伙帮跟对待穿西服的原始人没差两样,那是极其当然的。

不把伦理和道德、常识和理性、国际法和内外议论放在眼里的精神上的怪胎——以前所未有的政治落后和道德低劣臭名昭著,这样的日本不就是21世纪的野蛮国家,那就是什么?

犯下罪恶,必须感到羞耻而为清算黑暗过去做出努力,这才是正常人。

可是,现在日本好像彻底忘记他们上世纪非法强占朝鲜而犯下的天大罪恶似的。

强占时期,日本侵略者逮捕840多万朝鲜青壮年强迫苦死劳役,不分10来岁的少女还是有夫之女,绑架20万朝鲜女性当作性奴隶,野蛮屠杀100万无辜老百姓。

这还过不瘾,为充饥肚子,连把朝鲜人当《食用》杀吃。

但是,现在日本对这些使人毛骨悚然的罪行狡辩说,跟事实不一致,不是性奴隶,而是《娼女》,丝毫也没有要赔罪的想法,等等,就全面否认罪行。

前不久,南朝鲜法院下了要给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的征工受害者赔偿的判决,对此,日本厚颜无耻地说,超出常识的判决、若是不采取妥当措施控诉到国际法院去,等等,而且,对南朝鲜法院要解散朴槿慧伙帮跟安倍一伙炮制的财团的决定,提出抗议。

说实话,日本反动派固执把强加给朝鲜民族和亚洲人民数不清不幸和灾难的侵略战争改为《正义战争》、把对其他民族的殖民统治硬说为发展与繁荣的《合作》和《贡献》。

人和畜牲之间的差别就在于具有理性和良心、伦理和道德。

犯下连畜牲都脸红的罪行,而丝毫也没有自责感,反而厚颜无耻、百般无赖,给这样的日本除了贴上《野蛮》的标牌外,没有别的更合适的。

德国也是二战的战犯国,可说不要重复像过去那样的不幸,向世界很多国家和几千万受害者深深谢罪和赔偿,而且,废止战时犯罪的实效,严峻审判纳粹战犯,哪怕过90高龄。

德国还劝告日本说,如果不承认过去和诀别错误,到什么时候也当不了正常国家。

可是,日本这个野蛮国家死不要脸,彻底否认国家对自己犯下的战争犯罪负责、谢罪和赔偿,而且蛮耍无赖。

日本政治人曾经关于自己过去罪行,表现过所谓的谢罪和反省之态。

1991年时任总理宮澤喜一曾就日本关于亚太国家施加的《忍无可忍的痛苦和悲伤》,诉求宽恕;1995年时任总理村山富一也在日本战败50周年之际发表《村山谈话》,关于日本对朝鲜等亚洲各国实施的殖民统治和侵略行为表示了《痛切反省》和《真心道歉》。前日本总理小泉纯一郎也于2002年访问朝鲜,发表朝日平壤声明,并承诺日本承认过去犯罪,对其进行清算。

但是他们的那些花言巧语也被安倍晋三那样的极右翼反动派的国粹主义狂风飘散万里,再侵的磨刀之声却更加通天彻地。

前人之失,后人之鉴,贤人总不会重踏失败和耻辱的前辙。

但是,现在的日本当局公然追随曾经叫嚷《大东亚共荣圈》发动侵略战争而一败涂地的战争犯罪者们。

一边拼命修改《和平宪法》为《战争宪法》,一边公然在国际舞台上举起被禁止使用的旧日本国旗,并强词夺理大叫大嚷《独岛属于日本》。

部署战斗机和各种导弹,《自卫队》武力改编为攻击型部队,把整个日本群岛改变成侵略大陆的桥头堡、战争的爆发地。

不知前途有何障碍,只知猖狂不分好歹,这才是野兽固有的本性。

日本反动派必须清醒。

要跟各种污名一刀两断,必须在朝鲜民族和人类良心面前真心谢罪和赔偿,尽早得从无法实现的狗梦中摆脱出来。

金燕怡